云息云息云不息

不是云息 是临颖

既见君子(完结)

棒棒哒

落Matt开开心心过日子:

突然发现完结篇发错了orz重发一下


杨过自郭靖企图自杀后就一直睡一间房看着郭靖,郭靖自回来后就没和杨过一起练功,体内阴气渐渐又多过阳气。 可郭靖只顾伤心,也不管自己身体。杨过也伤心黄蓉之死,一时也忘了,想郭靖已痊愈暂时应该没事。
一晚,杨过睡觉时朦胧听得郭靖喊冷,立马起来,查看郭靖情况。郭靖旧伤又被牵引,体内阴气更重,他赶紧将郭靖扶好,要给他输九阳内力。谁知运功途中,郭靖浑身冰冷,感受到杨过体内阳气,不自觉地往他身上靠,杨过一时岔气,竟走火入魔了。
杨过本身就甚爱郭靖,此时郭靖又往他身上靠,哪里忍得住,抱着郭靖就亲了起来。郭靖一时也恢复过来,睁眼就看见杨过在亲他,只吓的心肝俱裂,忙着推开杨过。杨过说道:“郭伯伯不知道怎么了好难受,好热。”郭靖一看知他是走火入魔,就想助他一下,谁知杨过力气奇大,郭靖的身体本就对杨过又眷恋,竟是无法如愿。
杨过心一横,收回最后的理智,直接翻身压过去,郭靖挣扎又怕伤了杨过,一时衣服都被杨过褪下,还将郭靖双手反绑,手指在下面摸索几下就直直冲进去,郭靖一声惨叫,杨过似是回了点神,却依旧不停歇。杨过直至天都放亮才停下,等到清醒后却发现郭靖身上惨不忍睹,自知坏事,赶忙抱着昏迷的郭靖去清洗。
郭靖醒来时杨过跪在地上,说:“郭伯伯昨日是我之错。”
郭靖见他眼眶微红也当他是怕了,又知他是走火入魔,不想多说也无颜面对他,挥挥手:“你走吧,我也不知如何面对你,以后就不要相见了。“
杨过一听神魂皆颤,依旧跪着:“郭伯伯昨夜之事,并非所愿,然走火入魔之后所做之事是我心中肖想已久的。”
郭靖大惊:“过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“郭伯伯我都知道,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,就夫妻那样在一起。”
“过儿你还小怎么能懂夫妻为何事,你这样、你这样让我到地下时如何面对你爹娘。”
“郭伯伯,我都懂,我心悦你又关爹娘何事,他们知我找到了共度一生之人,只怕是欢喜的很呢!”
“杨过,你这是大逆不道!”郭靖气急,连名带姓地叫了起来。
“郭伯伯,我这哪算是大逆不道,既无血缘,又非师徒,我就是叫你声郭伯伯,若是不行,以后我也叫你靖儿。”杨过大声反驳。
“过儿你这是不对的!男子与男子不应该的,你还年轻,不知男女一起才是正道。”郭靖不会说话,来来去去就这几句。
“既是心悦你,又如何会在意是男是女,我只全意全意爱你,郭伯伯你要杀我便下手,我这主意是永生永世不改的。”
“我当你亲生儿子一般,决不允许你做错事还不悔改。”
“我没错。”
“过儿,我心口好疼你明白么,我宁可自己去死也不远看你这样。”
杨过听他如此说怕他一时想不开真的自尽了,忙闭口了。只跪着看着他。
郭靖手放下,呆坐在床上,神色悲痛,心灰意冷到极点,也不再理他。
杨过怕逼他逼的紧了,只一个人默默做饭去,只想着:反正无论如何,郭伯伯总是我的了。待到吃饭时,杨过端着饭食过来,却见郭靖还是那般动作,眉头一挑,捂着胸口喊起来:“哎呦好疼啊,好疼啊,郭伯伯救我。”郭靖虽是不理解杨过,到底是从小疼爱的孩子,当即就探过去,杨过一把抱住郭靖的腰说道,“郭伯伯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。”
郭靖抬头看了他一眼:“你和蓉儿这样的聪明人我如何比的上,不知你说的什么是真什么是假。“说着神色又迷茫起来。
杨过一听不对,忙敛了神色:“郭伯伯我是心悦你,看你不理我方才如此,别的人又有什么值得我骗的。”他倏地一下将郭靖的手摁到自己心口:“郭伯伯你看,我心跳的那么快,都是因为你,怕你生气,怕你害羞,也怕你自尽,当年若是没有你,我这心早就不跳了,你既救了我,那这心也就只为你而跳了。”
郭靖在这上面怎辩的过杨过,又羞的脸红,只想把手抽回来,杨过紧紧拽住不放,又把脸在郭靖手上蹭了蹭,待还要说什么。
远处传来一声:“靖儿我来了!”
是那洪七公,那七公是来祭奠黄蓉的,七公与蓉儿感情之深,怎会现在才来?原来是他们感情深厚却自有洒脱。七公嘴馋,那是正听得塞外有种好吃的羔羊,烤起来风味极佳,就赶往塞外,也不急着,等他吃够了回来,在路上遇到带着郭芙的黄老邪才知黄蓉已逝。七公一时不信黄蓉早逝,黄老邪又说:“若是不信你自去桃花岛看看蓉儿,蓉儿素来是最敬重你的,不过她最放心不下的乃是郭靖。那郭靖是个大傻子,就是知道杨过之心,想也是万万不能接受的,我却不能忘记女儿遗言。”
七公与黄老邪分手后就匆匆赶到桃花岛。七公一看,正巧,有一人跪在地上呢。
郭靖一看叫道:“七公。”那杨过一听是七公,就赶紧和了声:“师祖。”
“你就是杨过这小子?”
杨过应是。
七公只看了他几眼,又看了郭靖两眼,说:“先带我去看看蓉儿吧。”
三人行到黄蓉墓地,七公一时悲从心来:“从来慧极易伤,你竟也和你娘一样了。”又思及爱徒死了这么久才来看,心下更是难受,就从衣服里掏出根骨头放在黄蓉坟前道:“你这辈子还没去过塞外,看着这根你也当去过了罢”
虽七公行为怪异,现下却没人笑话他,一时又浸在黄蓉死去的悲伤中。三人一时都是心下难受,不言不语站了好久,一时七公又想开了:“纵使千年铁门槛,终须一个土馒头。”说罢就叫着另两人进屋去了。
杨、郭而人只得跟在他后面进去,晚饭气氛沉闷,七公就问起:“来时看过儿跪在地上是为何?”
郭靖一下脸涨通红哪里说得出话来,杨过也不好意思起来。
七公哪里还能不明白:“想必是你个臭小子看上郭靖个傻小子了吧,两人俱是红到耳根了。”七公又接着说道,“我也碰到黄老邪,他将蓉儿的遗言说与我听”
“蓉儿、蓉儿她有遗言?”郭靖忙问,那杨过早已知晓,心下略喜,面上却不露。
七公道:“就是让杨过这小子好好照顾你。”
郭靖“啊”了一声,七公说道:“蓉儿怕是早发现杨过对你之情了,只当时你两俱未开窍,今天我做主,你们就结为夫妻吧。”
郭靖慌忙摆手:“这如何使得,我将过儿当作自己儿子,哪有和自己儿子成亲的。”
七公道:“你也说了是当作自己儿子,又不是亲儿子,又有何不可?”
郭靖下意识地看向杨过求助,杨过正求之不得,哪会帮他说话,心中也存暗自逼迫之意。
七公道:“择日不如撞日,我就做主婚人了,你们给我磕三个响头,以后就是夫妻了。”说罢点了郭靖的穴道,郭靖虽武艺高强但对七公没有丝毫防备,中招了。
就在两人的胁迫下,与杨过礼成了。杨过喜不自胜,连声谢过七公,抱着郭靖入睡。因前晚才得手,不敢多做什么,怕伤了郭靖,只是抱着郭靖从头到尾亲了好几遍,道:“郭伯伯,以前你说你的命以后都是我的了,不知现在还算不算。”郭靖说这话,原是指报仇之事,现在被杨过拿到这个情境来说,真是羞极,竟冲开了穴道,拔出剑来就往杨过砍去,杨过急闪还是被砍伤了右臂,郭靖吓傻了,万没想到以杨过如今的功夫自己还能看到他,转身扔下句:“过儿,过儿,我,不要再来纠缠我了。”
杨过右臂剧疼好似没了一般,一时赶不及去追郭靖,却发现伤口慢慢愈合,竟是九阳功有自愈能力。郭靖并未完全砍掉杨过右臂,他自己经脉血肉慢慢连上。杨过惊叹:“怪到这少林寺不肯外传,竟可以如此。”因想着郭靖也不会离岛,一夜时间也就只顾恢复手臂。
第二天一早,发现遍寻郭靖不着,赶忙问七公,七公也不知,两人最后发现他留了张纸条在桌上,上书“我走了”干巴巴三个字。杨过一口气回不过来:“你砍伤我,我都不生气,你反倒走了。”也气上心来,不去找他,
七公也不担心他,郭靖的身手可是顶尖的,世上打得过他的都和好,也不担心。
一看杨过甚为机灵又是黄蓉之徒,就将打狗棒法传给他,令他做丐帮新一任帮主。
杨过也不推辞,随着七公一起出岛主持丐帮了。虽憋着口气,日子久了便又担心起郭靖,想他肯定是吓坏了,就令丐帮众人暗暗追查他。
不就就知道那郭靖去协助守卫襄阳去了,杨过哪里忍得住,即刻就动身去襄阳了。
刚到襄阳就听闻昨天一战,那守城副将与蒙古人勾结,郭靖他中埋伏了,他虽武艺高强,却终有力竭之时,现在下落不明了。
杨过赶忙寻去昨天战场。“郭伯伯,郭伯伯”的叫了起来,终于听到微弱气息之声。
原郭靖竟无意掉落在旁边一坑,众多尸体一堆谁也发现不了,而郭靖身中三箭,又正逢太久没有九阳功内力调息,数伤迸发,也没法运功解自身困境。
杨过紧抱郭靖,涕泪俱下:“郭伯伯你可吓死我了。”
“过儿真是你,我肯定是快死了,我砍了你的手,你都恨死我了,怎还来找我?”郭靖喃喃自语道。
“郭伯伯,你看看,我是过儿,现在先帮你疗伤。”又掏出几个瓶瓶罐罐,一股脑往郭靖嘴里倒,“过儿真是吓坏了,这些日子过儿可想死你了。”
郭靖许是神志不清,竟真抬手摸了摸杨过的脸:“对不起过儿,郭伯伯不应该砍了你的手,郭伯伯后悔的很,这些天却也有些想你。”
杨过一听,喜极而泣,“郭伯伯、郭伯伯”叫个不停。
杨过看郭靖恢复的差不多,就带着他赶往城中。等郭靖再醒过来,已是三天后。
杨过一看他醒来,忙喂了他口水喝,郭靖才回过神来
“过儿?”郭靖疑道,“你怎么来了?”
“郭伯伯,是我将你救回来的,你莫不是忘了前几天还说想我想的紧呢。”
郭靖隐约有印象,却记不大清,脸又一红不说话了。
杨过说道:“郭伯伯,过儿知道你生气,可是过儿真心爱慕你,若你实在接受不了,也别不要过儿,就让过儿像以前一样陪伴你左右。”
杨过越说声音越低,慢慢都埋进郭靖肩头。郭靖经历这次生死之难,心有所悟,像以往一样拍了拍杨过肩头:“既是蓉儿遗言,我定会好好待你,虽不知道以后我是否能……但也能守在一处过日子。”郭靖说得乱七八糟,杨过却明白,一时激动,抱住郭靖,轻轻吻了他额头一下。
“没关系的,郭伯伯,只要你肯努力接纳过儿,过儿就心满意足了。”杨过开心道。郭靖顿了顿,轻轻回抱了杨过一下。
后,杨、过二人镇守襄阳几十年。在襄阳城破当晚,有人见空中有一巨雕,此雕上立着两人,见者隐约觉得是多年前杨、郭二位大侠的面貌,但两位大侠年岁皆长,想来是看错了。
巨雕上,杨过揽着郭靖道:“郭伯伯,咱们就去当年发现巨雕之处吧,过儿现在只觉得那段日子十分快活。”
郭靖应道:“好,那儿确实适合过日子。”他想了一下,还是问道杨过,“过儿,这么些年,你有没有后悔过陪我一起待在襄阳,寸步不离。”
杨过并不回答,只说了句:“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。”

(完)

评论

热度(25)

  1. 云息云息云不息这就是个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棒棒哒